聯系電話:020-28187900

Google 低調應對新提案 創業公司呼吁互聯網中立

發表時間:2014-07-10 閱讀: 6735


曾幾何時,Google宣稱自己是領航互聯網自由開放的護衛者。時光荏苒,Google卻早已退居幕后,行事也不再張揚。

自從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5月提議,為有線電視及電話公司在互聯網行業開辟“網絡快速通道”,Google 的說客們至今還沒有插手阻止過這件事。從聯邦通信委員會記錄來看,最大的社交網絡公司 Facebook 也還沒跟他們直接交涉過。

如果這事兒發生在8年前,簡直無法想象這兩家公司如此袖手旁觀。那時候的Google會制作廣告對外宣傳:我們需要保持互聯網中立,我們要求政府對所有公司一視同仁。也是那時候,Google 懇求用戶向參議員們呼吁互聯網生態平等,還讓聯合創始人 Sergey Brin 去華盛頓游說立法者。

“Google 顯然是要退居幕后了,這下麻煩了。”Paul Sieminski,舊金山 Automattic 公司以及著名博客平臺 Wordpress 的總法律顧問表示:“可是有一大批互聯網公司指望著 Google 呢。”

事實上,如果互聯網環境不平等不開放,一定會威脅到這些互聯網大佬們既有的江湖地位。與此同時,還會使那些創業公司舉步維艱,受眾縮小。1998 年, Google 發家于加州郊外一個小小的車庫,到如今成長為一家年利潤高達 600 億美元,全球最大的網絡搜索內容提供商。盡管如此,足夠促使這家巨頭為這次互聯網環境抗爭的動機真的不多。


“正是網絡中立的環境培養出了這些互聯網巨人,”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法學教授吳修銘表示,“人們擔心的是,他們得償所愿之后便過河拆橋。”教授也是開放網絡的支持者。

初生牛犢的創業公司

Google 和 Facebook 現在“沒啥動靜,而且他們也不想在這上面花太多精力。”吳修銘教授還表示,這兩家公司在阻止網絡服務供應商非均等地分配網絡流量上,力度十分不夠。

同 Google、Facebook 等各大互聯網巨頭消極的態度不同,初創公司和他們的出資者正合力否決聯邦通信委員會的新提案,并加固代理商在網絡流量方面的權利。

“他們其實一直在關注這些創業公司,尤其那些在各自領域足夠出色的初創公司。”這是 Nick Grossman 的觀點,他是紐約風險投資公司 Union Square Ventures 的政策宣傳和外聯部經理。

今年5月,聯邦通信委員會主席 Tom Wheeler 的一項提案得到初步批準:允許 Comcast、AT&T、Verizon 等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在提價的基礎上,為用戶接入“網絡快速通道”。當然,提案禁止該通道阻礙正常網絡通暢,該提案將取代之前已被法院判為無效的幾項提案,否決原因便是聯邦通信委員會對網絡流量權利分配不當。


“嚴重的威脅”

聯邦通信委員會將會在 7 月 15 日及 9 月征集各方對提案的建議,也好修正提案爭取年內完成最終的投票決議。在聯邦通信委員會官網上可以了解到,該提案已吸引超過 60 萬條評論。HBO 電視臺名嘴 John Oliver 在自己的電視節目炮轟:“互聯網的現在的環境還不錯,但聯邦通信委員會看不慣,他們正想方設法朝歪路上走。”這之后,除普通言論之外,網站還收到不少投訴。

自聯邦通信委員會于 5 月 5 日為該提案進行決議后,Google 至今尚未公開表明過自己對新提案的態度。不過 5 月 7 日,Google 聯合其他 130 多家軟件公司、社交媒體及科技公司向聯邦通信委員會提交了一封信。信上說,Wheeler 提案中提出的“網絡快速通道”是對互聯網開放平等的“一次嚴重威脅”。

根據一份已被披露的文件,Google 兩位高管于 6 月 12 日約見了 Wheeler 及其助手,商議內容主要圍繞在 Google 架設在加州山景城的高速光纖網絡。文件表明,兩位高管意思是“Google 將一直支持對互聯網創新有利的競爭,寬帶供應商及視頻內容供應商之間的競爭也能激勵互聯網創新。”

Google 發言人 Niki Christoff 在一封郵件里寫道:除了 5 月 7 日那封信,Google 再沒有對新提案發表過意見。

投資會變少

“Facebook 支持網絡中立的規定,也一直致力于提高互聯網的自由開放程度。”華盛頓 Facebook 的發言人 Jodi Seth 在郵件里寫到:“Facebook 會和其他科技公司一起接受新的規定,只要新規定保護互聯網開放。”

AT&T、Verizon 和國家有線電視及電信協會(一個位于華盛頓的貿易組織,成員包括 Comcast)在文件里向聯邦通信委員會表示,他們支持通信運營商與互聯網公司自行交易。

一些國會民主黨議員、互聯網初創公司及倡議組織對于聯邦通信委員會作為網絡部門,行使自己的權利管理網絡服務是沒有異議的。但網絡服務運營商們及他們的同盟,包括共和黨立法者在內,則表示新提案有可能抑制經濟,減少互聯網投資。

Google 在 2006 年到 2010 年四年里就互聯網平等開放發聲頻繁。那段時期國會與聯邦通信委員會彼此意見不合,最終以網絡代理商接受互聯網開放規定而達成一致。這些規定在今年 2 月一場訴訟中被判無效,才有了現在 Wheeler 的新提案。

華盛頓 Guggenheim 證券有限公司分析員 Paul Gallant 在一次訪問中說,“Google 沖在最前頭為互聯網中立而努力的境況結束在 2010 年夏天,四年前他們就退出了。”Google 仍然表示:我們希望規定不變,但是“我們依舊擁護互聯網中立,只是不再像幾年前那樣明目張膽,那么激進。畢竟這么做不利于維護公司與運營商的戰略合作關系。”

對比起來,現在的 Google 和 2006 年的它實在相去甚遠。那個時候,Google 的首席執行官 Eric Schmidt 曾利用公司便利向眾多博客主發送信件,希望他們支持互聯網開放。2008 年 2 月,一位 Google 律師召開發布會,公開呼吁對互聯網開放立法。不過,最后他沒有成功。

“過去 5 年,Google 一直帶頭為互聯網中立發聲。”早在 2010 年 8 月,Google 通信和媒體顧問 Richard Whitt 曾在博客中寫下這么一句話。

智能手機合作

Whitt 聯合 Verizon 擁護聯合提案,后者提出移動網絡服務不包含在提案中。2009 年,Google 和 Verizon 達成合作協議,聯合開發售賣帶 Google Android 操作系統的智能手機。


Google 并非無動于衷。它和 Facebook 都是互聯網協會的成員,該協會在今年 4 月要求聯邦通信委員會接受互聯網開放條例。

“我們一直大力呼吁聯邦通信委員會強制規定互聯網中立,維護互聯網平等,”互聯網協會主席 Michael Beckerman 在一次訪問中表示:“只有這樣做,才能確保下一代互聯網公司擁有跟現在一樣開放平等的互聯網環境。”

互聯網協會成立于華盛頓,協會成員還包括 EBay、Amazon 及 Yahoo!。

根據 Union Square Ventures 公司 Grossman 的說法,Wheeler 的新提案無法均等分配網絡資源,甚至有違法嫌疑。而“網絡快速通道”提案將大大利于現有互聯網巨頭,他們可以優先購買高級通道,大公司網絡資源更多的情況下會排擠掉小型創業公司。

早在 5 月 8 日,包括 Ron Conway 和 Om Malik(均為著名天使投資人)在內的創業公司投資者就在一封公開信中對 Wheeler 表示過,如果現有公司能購買更快的網絡,那么互聯網“將不再是一個公平競爭的地方”。在線手工藝市場 Etsy 公司位于紐約,其公共政策主管 Althea Erickson 說她的同伴們都非常擔心這種情況的發生。

參考資料:Bloomberg


相關新聞 【更多】

唯眾網絡

1000炮金蟾捕鱼网络版